追逐心中的梦——《班主任心育活动设计36例》丛书总序

追逐心中的梦

(《班主任心育活动设计36例》丛书总序)

钟志农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心里,一直有一个梦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人生就是与梦相伴的。在我童年的时候,梦是带色彩的,五光十色,光怪陆离。20几岁时,做的常是灰黄色的梦:灰黄色的土地,灰黄色的天空,天地间则是铺天盖地的黄尘,还有巴彦淖尔连绵不绝的沙丘……

       到了50几岁,我还是在做梦、寻梦。1993年,我终于“落叶归根”,当时根本不知自己人生航船的“定锚点”将在何处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使我对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的学校心理辅导发生了浓厚的兴趣,于是我日间忙天忙地忙教研,晚上就开始编织自己的人生梦。经过一番“沙里淘金”,我为自己确定的第一个“定锚点”就是《初中生心理辅导目标体系的研究》,没想到,从此一发而不可收,踏上了一条漫长的寻梦之路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的一切都是“做梦也没想到”:做梦也没想到,1999年教育部下达了《关于加强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的若干意见》,心理健康教育从此成了稳定的国家行为;做梦也没有想到,有那么多的新生力量,加入了心理健康教育专兼职教师的队伍;做梦也没想到,心育活动课从当初国内寥寥数人的自发探索,发展成开遍全国的心育之花;做梦也没想到,从教育部“若干意见”和“指导纲要”两个重要文件颁布后,整整十年过去了,却没能盼来一个系统的心育活动课的“课程大纲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 于是,第一线的心理教师们开始迷茫了、困惑了,大家只好凭着各自的理解,去思考何为“发展性、预防性的心理辅导”,何为“青少年成长的轨迹”。于是,心育活动课的随意性出现了,老师们只好自己熟悉什么内容就上什么内容,自己知道什么素材就使用什么素材,而学生成长中面临的困惑和需要却被严重地淡化或者是忽略了。于是,心育课堂里的单调、重复现象出现了——老太太的两个儿子卖草帽、雨伞,从小学卖到高中还没有卖完;处理消极情绪的办法从小学到高中都是“发泄、倾诉、睡觉、打球”,而且不管年龄大小统统开讲“A-B-C”理论;不管是否真的需要,课堂上动不动就让学生闭上眼睛“冥想”放松……于是,老师们日渐感到备课资源匮乏,上课题材千篇一律,职业倦怠情绪慢慢滋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这件事情让我魂牵梦绕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做梦也在想,总有一天,我们的国家,我们的当局,能够出台一套从小学到高中一以贯之的心育活动课“课程标准”,那样,老师们的心中就可以有一幅清晰的学生成长“路线图”,就一定可以在开课方向和选题上有效地避免一再的“黑暗中的摸索与徘徊”!

         我做梦也在想,总有一天,我们的教育能够真正做到“以心为本”,把引导学生“学会做人、学会学习”放在第一位,而不是从早到晚“拴”住学生,让他们陷入无穷尽的作业、考试、竞赛和补课。那样,我们的教育就一定可以有效地提高下一代的心理素质和道德素养,我们中国人走出国门时就一定能够赢得世人由衷的尊敬,真正扬眉吐气!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做梦也在想,总有一天,我们的家长、我们的老师、我们的领导干部,能够冲破那一团团扭曲孩子天性、扭曲教育本质、扭曲社会价值导向的障眼迷雾,让我们的家庭充满不再功利的亲情,让我们的学校回归不再功利的本真,让我们的社会不再充斥功利的迷思!

        我做梦也在想,总有一天,我们的孩子,那千千万万可爱的孩子们,能够不用背负沉重的书包,能够不用终日埋头桌前林立的书山,能够不被父母们那用心良苦却无知无效的唠叨声所淹没。到了那时,他们将更加自由地畅游书海,更加给力地龙腾虎跃,更加高屋建瓴地塑造真我。到了那时,他们一定会拥有真正欢乐的童年,一定会拥有真正灿烂的青春,一定会拥有阳光万里的前程!

         怀着这样的梦想,去年10月,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,我向与会的领导率直进言:“一线的老师们盼望心育活动课的大纲早日出台,我们等了一个‘十五’,又等了一个‘十一五’。现在,十年时间已经过去了,而老师们的教育生涯中能有几个十年?”

        在激情的涌动中,我突发梦想:“在官方的权威方案颁布之前,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先从民间做起?”

        而事实上,我从去年4月份开始,就在酝酿一个发展性心育活动课的“六六工程”,并且已经在两所中学、两所小学里加以实践与探索。所谓“六六工程”,就是指每个学期开出6节心育活动课,每个学段6个学期,共开出36节课,形成一个有系列、有规划的发展性、预防性心育课程体系。这些心育选题完全针对学生的发展需要与适应困惑,从小学到高中,共设计出144个专题,再加上职业中学的“六六工程”,总共有180个系列性的开课主题,而且力求避免重复。

         回头想来,这真是一个宏大的“工程”!在这个过程中,如何建立一个符合本土国情的发展性心育活动课主题架构,是最为劳神费时的,可以说让我到了“殚思竭虑”、“如痴如迷”的地步。尤其是这180个主题中,有100个以上的主题都是新的切口、新的视角、新的立意,是以往10多年间心育活动课中没有被认真关注、或者只是粗线条关注的主题。单单是这一点,就表明我们是在开辟一条充满荆棘的“心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 参与这套丛书教案设计的290多位老师,90%以上是第一线的班主任。尽管他们对于心育活动课经验不足,但他们对学生现状的了解,他们对探索“以心为本”教育路径的热情,与这套丛书的读者群——中小学班主任却肯定是息息相关、脉脉相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说到“心育活动课”,就是“心理健康教育活动课”的简称。“心育”的概念是班华教授和燕国材教授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最早提出来的。如燕国材就说:“心育即心理教育的简称。亦可称为心理素质教育,甚至可称为心理健康教育。”[1]所以,书名和正文内数百处相同概念我均表述为“心育活动课”,以求简洁。

         为了帮助班主任尽快地把握心育活动课的设计规律,我们以团体辅导活动的四个阶段(团体热身阶段——团体转换阶段——团体工作阶段——团体结束阶段)作为基本体例,这样等于给初涉心育活动课的班主任递上了一根“拐杖”。关于这四个阶段的操作性含义,请读者参阅丛书的理论分册《探寻学生心灵成长的“路线图”》,这里就不再赘述了。但是要强调的是,这四个阶段的体例设计是帮助初学者“入门”的,不可将其理解为一种僵死的“套路”。换句话说,“入格”是为了“合格”,“合格”是为了“出格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每一个活动专题的开头,我们提供了“活动参考目标”,这些目标的操作性定义请见丛书的理论分册;中间是1个“活动参考课例”,以备班主任借鉴之需;最后是“活动参考资料”,目的是拓宽班主任在这一专题上的理论视野或提供某些活动素材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,我们总以为可以慢慢来,今天做不了,可以等到明天去做。反正明天的太阳还会升起,反正事情既然这样一天一天拖过来,也就可以这样一天一天拖下去。但是也许有些人会突然发现,有那么一天,在你一松手、一转身的时候,事情突然会完全改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,追逐我们心中的梦想,恐怕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”!

        只是我不知道,梦与现实,到底哪一样能够令人更为满意?但不管是“痴人说梦”也好,“梦想成真”也好,我是一个“追梦人”。用当下时髦的话说,我算得上是一个追梦追到“骨灰级”的心理健康教育的“发烧友”。

        可我相信,怀抱梦想、追逐梦想而百折不回的“同道”,一定有千千万万!那就让我们互相呼唤着,鼓励着,从脚下的土地上开始,朝着我们的梦想,一起奔跑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钟志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1年 9月15日于钱塘江畔



[1] 燕国材 著,教育十论——我对教育问题的一些基本看法,北京,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,1998年第二版,P.360

追逐心中的梦——《班主任心育活动设计36例》丛书总序》上有1条评论

  1. 2012年2月1日,教育部发布了义务教育新课标。遗憾的是19个课程里面还是没有心理健康教育,欣慰的是有多个学科中已经明确提出了心理健康教育的内容及要求。作为一名专职心理教师,心情复杂,深感前路漫漫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